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大会新闻 >

政府大数据与电信运营商,一种双赢的合作


\

中国联通信息化事业部副总经理,总架构师,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范济安先生以“政府大数据与电信运营商,一种双赢的合作”为主题展开的精彩分享:

在国内大数据产业链上,所谓玩大数据的无外乎三类或四类企业,第一类是手中有数据的,第二类是有平台技术的,第三类是像王总介绍的那样,通过数据挖掘、建模,不同的数据技术,去进行数据应用的,最后一种是数据运营的。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政府要去做大数据?这里我列举了四个理由,不知道对与错。第一个理由,政令如山倒,2015年8月份国务院给各地政府下了一道命令,叫做大数据行动纲领,要求在2018年底之前各地各级政府要开放自己的数据,今天已经是2017年一半时间差不多过去,离2018年底还有一年半时间,我要是政府,我还没有开放数据,我会感到着急。第二个理由是大数据交易热,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大家知道各地纷纷建立了混合所有制或私有制的大数据交易机构,比较著名的有贵阳的大数据交易所,上海大数据交易中心等等,全国大概不下20几家。但总体来看,这些交易机构形式大于内容,有数据的没有几家,交易的规模也不大,尚属处女地,等待着真正有数据资源和整合能力的玩家出现。第三个理由,云在算,数来赚,政府划地,电信运营商或设备商出钱盖机房,部署云资源池,但是大家看看,除去一线城市的机房热不可求,大多数的二三线城市的重资产投入的项目,大部分的机房机架闲置,产能过剩,急需数据及应用来填补。
联通作为央企之一,在数据流通领域做了哪些努力?首先在数据开放共享领域,今年我们成立了桃树公社,桃树取义淘数,中国联通的数据开放门户,当中我们免费开放了330个数据集,目前已经有500多个用户注册,试运行阶段。大数据交易,参加了上海大数据交易中心并共建大数据流通与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安徽淮南市政府大数据交易中心顶层设计。双创平台,我们也希望能力开放平台,让云计算与大数据融合,为双创企业提供机会。我们也尝试去做点对点的合作。我们在数据共享领域,桃树公社通过不同的方式,开放了一些数据集,这当中包括341个数据集,120万条样本数据,如果在座的有些企业希望了解运营商的数据,希望一些小样本数据来开发自己的模型,这是一个好的机会。
刚才提到的交易平台,尤其我们帮助地市政府建的平台,我们坚持高标准、高起点,为政府打造大数据平台,而且为政府的大数据平台提供多项差异化的竞争力,这将是国内第一个融合电信运营商数据与政府数据的全国性交易平台,大家可以看我刚才提的20几家当中有没有交易平台深度融合了电信运营商的数据。第二,数据开放与交易标准十分重要,我们坚持在我们建设的数据交易平台上起码要符合欧美政府数据开放标准的平台。今天早晨工信部的那位领导多次提到了德国的那家研究院,它是欧洲最大的研究机构,这家研究机构承担了德国工业4.0大数据共享平台的建设,目前中国联通正在与德国这家研究院共同开发德国工业4.0标准的中国式大数据流通平台,交易的同时不忘双创,而且我们准备把通过工信部征信服务类数据流通标准的征信服务提供到这个平台上来。说起双创,到底什么是双创平台?它是一个面向企业和创客的云与数据的平台,一种私人俱乐部似的平台,它提供云计算式的服务,包括物理机、虚拟机、存储和现在炒得火热的容器等服务,我们在上面提供数据样本,刚才前面争论到底是大样本还是小样本,大家说大数据有大量的样本,刚才有女专家说不同意,小样本同样可以用,只要纬度够就行。在这样的双创平台上,我们将提供数据样本,类型包括标签数据、原始数据、数据产品库模型等。在提供数据的同时,我们也不忘提供各类型的计算框架,包括结构化的、非结构化的数据库,目前已经有近百家的企业和创客入驻我们的双创平台。点对点的合作,合作的原则,对方为行业权威,我们强调的是互补性,尤其是数据的互补性,这样才能具备市场的开拓能力。在这方面,我们提供了不同的方式合作,比如说一点式接入的合作,目前联通、电信等5类24项征信服务的内容就是通过这种统一接入的方式向用户提供。我们也以数据特区的形式进行合作,在数据特区里共建模型,共同开发行业标签,共同开发应用。这里面我们已经和贵州省旅游局,和中国传媒大学,和太平洋保险等合作伙伴进行了合作。纯数据方面的合作,刚才提到了银联商户和银联智慧,还有就是合作运营,因为运营商它的本质工作是运营,主要是聚焦在精准化营销领域和招联公司、慧信通等公司。
在大数据方面政府的需求是什么?政府的需求就是满足当地政府部门的数据汇聚,经常提到局委办各种不同类的数据,要经过汇聚、整合、展示、交易、应用,但是在这个需求之下,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政府的难点是什么?在汇聚方面,各地数据拿不到,缺乏数据来源。整合,数据质量参差不齐,没有统一标准,缺乏加工手段和经验。展示,展示厅容易建,展示内容不足,科普大于专业。交易,数据的价格因其可复制性而不易确定,诚信机制不健全,应用开发应用容易,运营起来难,尚未做到数据变现。政府方面不敢、不愿、不会。不敢是因为法制不健全,不愿是搁置伪证,不会就是没有掌握相关的技术。政府发展大数据需要资源与经验,联通作为央企之一,自身掌握着大量的数据资源,具备丰富的数据采集、管理、加工经验,拥有成熟的系统解决方案,同时在大数据生态链中具有影响力,也具备多款成功数据运营的成功案例。这里面不详细讲我们所具备的哪些数据和数据生产的能力,比如说每日我们要生产12400亿条用户标签数据。
最后我想说发展大数据,政府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运营商具备数据,运营经验和开放的心态,数据开放与流通将以多种方式进行,所以政府与运营商的合作无疑是一种最佳的选择。
我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